<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國西藏網 > 讀書

《紅雪蓮》:援藏歷史的深度書寫

鄭潤良 發布時間:2018-10-12 10:09:00來源: 西藏日報

關于西藏的書寫,在我的閱讀印象中最深刻的無非是阿來的《塵埃落定》與馬原的《岡底斯的誘惑》。前者以第一人稱視角寫民國初年到國共內戰時期土司制度籠罩下的藏地歷史,后者則以先鋒文學的筆法演繹神秘莫測的西藏故事。略為遺憾的是,較為全面展現西藏和平解放60年來歷史的史詩性作品還頗為鮮見。杜文娟的長篇小說《紅雪蓮》彌補了這一空白。

人與人之間講緣分,一個作家與某一個特定的題材之間應該也有一種宿命般的緣分。從2003年第一次進藏以來,陜西作家杜文娟與西藏結下了不解之緣。之后,她多次進藏體驗生活,凝結出了長篇小說《走向珠穆朗瑪》、長篇紀實文學《阿里 阿里》等作品,取得了很好的反響,但杜文娟并不滿足,“以什么樣的形式來表現和回望半個多世紀,即西藏和平解放60多年以來,內地人在青藏高原的生活情感,以及與藏文化藏民族的交融與碰撞,一直是我思量和扣問的主題。”十年走訪,四年書寫,杜文娟終于成就了自己的西藏書寫之集大成之作《紅雪蓮》。

面對西藏和平解放后的建設歷程、援藏歷史等重大題材,杜文娟選擇了一條秘密的渠道進入這一“民族的秘史”,她沒有選擇功勛卓越的功臣或英模為主角,而是以兩個基于個人特殊因由援藏者的外來者視角勾連四代援藏者的人生故事,從而鋪陳幾十年來漢藏各族人民共建美好西藏的絢麗圖景。

小說塑造了四代援藏者的形象,并且著力強調他們與西藏發生的特殊情緣。第一代的代表是老西藏老白、秦姨、王縣長等人。秦姨是上世紀50年代初進藏修筑青藏公路時犧牲在工地上的老秦的遺孀。秦姨秉承丈夫的遺志留在了西藏。老白是老秦在戰爭年代的戰友,同時他個人又有著更為曲折跌宕的經歷。老白曾經在國民黨軍隊當過軍醫,在第三國際通道上做過通信員,留學過蘇聯,新中國成立不久便作為醫療援藏人員進藏,巧遇秦姨后兩人生活在一起。王縣長把青春年華全部奉獻給西藏,退休后因不適應內地生活而返回西藏,繼續為西藏的建設發揮余熱。

第二代的代表就是小說的男主人公柳渡江。柳渡江在文革中以滿腔的政治熱情奔赴西藏最偏遠的小縣城當老師,最終在饑寒交迫與孤獨中敗下陣來,逃離西藏。盡管柳渡江并沒有完成他原先設想的援藏事業,但他依然培養了歐珠久美、柳巴松等新一代西藏建設者。柳渡江的經歷也從另一個角度說明了幾十年如一日堅守西藏的老白、秦姨、王縣長等人的偉大之處。

第三代的代表是女主人公南宮羽和柳巴松、李青林等人。南宮羽身上折射了作者的許多個人身影。她的人生軌跡和柳渡江是相反的,柳渡江從西藏退回秦巴山地,而南宮羽則從秦巴山地走向西藏。盡管一開始只是出于對西藏風物的獵奇心理,但在進一步了解西藏人文地理之后,她深深地愛上了這塊土地。柳巴松則帶著為父親贖罪的心理留在了西藏。西藏是他的故鄉,也是他的才華能夠充分展示的舞臺。

第四代代表冀苗苗追隨父母的足跡來到西藏,未來也必將和西藏結下不解之緣。

援藏者為西藏帶來了先進的現代化經驗和文明,西藏也以其獨特的人文傳統撫慰回饋援藏者。藏族人,乃至所有西藏的人們,面對高寒缺氧物質匱乏,依然快樂、虔誠、簡單地生活著,對雪山、湖泊、河流、樹木、牛羊等等,充滿了敬畏。花草樹木,鳥獸蟲魚,眾生平等,萬物皆有靈,對生命的關照,死亡的坦然,都是藏地文化的精髓之處。也因此,在特殊歷史時期,柳渡江到達西藏后雖然面臨惡劣自然環境對生理、心理的極端考驗,卻也感受到與當時內地政治文化截然不同的邊地淳樸民風;南宮羽、李青林等患了現代都市病的年輕人在西藏得到了心靈的洗禮與生活信念的更新。同時,正如作品題名所喻示的,“雪蓮花精神”是對藏地文化的經典概括,這種精神的本質特征是高尚純潔、堅韌不屈。雪蓮花精神是西藏對援藏者的最大回報。

作者簡介:鄭潤良,廈門大學文學博士后,《中篇小說選刊》特約評論員,《神劍》、《貴州民族報》、博客中國專欄評論家,魯迅文學院第二十六屆文學評論高研班學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 《中篇小說選刊》2014-2015年度優秀作品獎評委、汪曾祺文學獎評委;《青年文學》90后專欄主持、《名作欣賞》90后作家專欄主持、《貴州民族報》中國文壇精英盤點專欄主持、原鄉書院90后作家專欄主持。曾獲鐘惦棐電影評論獎、《安徽文學》年度評論獎、《橄欖綠》年度作品獎等獎項。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行走者”阿來:用腳步丈量詩歌,用思想與空間對照

    2018年春季開學,麗江人驚喜地發現,在人教版八年級語文課本中,入選了一篇阿來的文章《一滴水經過麗江》。[詳細]
  • “阿里王子”的傳奇阿里

    他原就是從古格穿越而來的,如今帶著愛和夢回歸古格已經三年多了,作為他的“鐵粉”,也作為他的大作《傳奇阿里》的編輯,我始終在憶念著他——古格?次仁加布先生。[詳細]
  • 書,你真的變了

    在人類文明史上,有極少數發明從一誕生就是完美的,后來者改進的余地很小,書籍就是如此。今天的書籍,就外觀而言,與數千年前寫在竹簡或羊皮紙上的書,并沒有太大的區別。[詳細]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