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國西藏網 > 藏醫藥

80公里的“萬水千山”

王淑 發布時間:2018-10-17 08:59: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越野車在裸露的河床上慢了下來,但車里的人依然能感受到一陣陣顛簸。河對岸,三五棵成隊列的樹木掩映著一座座藏式房屋。車里的人如釋重負:終于到地方了。

  這是距離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80公里的薩迦縣雄瑪鄉夏堆村,為了找到這個小山村,日喀則市人民醫院上海援藏醫生們猶如走過“萬水千山”,已經在這附近兜兜轉轉走了近兩個小時。確認方向的電話一次次撥出,車窗也一次次搖下詢問路人,那個小山村究竟在哪里?要打道回府嗎?不行!那里還有一個個病患等待著醫生們的到來。


圖為援藏醫生為邊珍檢查身體。攝影:王淑

  等候,在80公里外的小山村

  同樣焦急的還有夏堆村的邊珍一家人。一個多月過去了,自己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醫生這次來難道是因為自己的病有其它情況?這里這么偏遠,他們能找到地方嗎?“是在雄瑪鄉夏堆村,你們到哪兒了?”等待的邊珍一邊聯系著醫生們,一邊請父親前往村口迎候。

  終于,越野車抵達了一個河畔的小山村。秋日的年楚河大地處處都是收獲的金黃色,大家卻顧不上欣賞眼前的景致,心急如焚地等待司機師傅問路的結果。終于,司機師傅回來了:“問了,導航帶的路不對,這里不是我們要去的那個夏堆村。村里也沒有一個叫邊珍的女孩。”

  有人建議先聯系薩迦縣人民醫院,然后再聯系雄瑪鄉衛生院,當地衛生院的工作人員可能知道這個地方。“電話打通了,雄瑪鄉衛生院的院長知道這個地方,我們先去鄉衛生院。”日喀則市人民醫院院長助理、醫務處處長龍子雯告訴大家。

  前方的路終于明了,可跟隨上海援藏醫生一同前往的記者卻擔憂起來:這么偏遠的小山村,如果遇上需要轉診救治的危急重病人,轉運路上就得耽誤很長時間……

  在雄瑪鄉衛生院院長的帶領下,汽車終于行駛在了通往夏堆村的路上。車輪駛過,塵土飛揚。“非要今天去夏堆村嗎?前面在修路過不去,要去得繞很遠。”聽完雄瑪鄉衛生院院長的解釋,我們才知道,雖然雄瑪鄉距離夏堆村不到10公里,可真要前往,估計得花上30多分鐘。

  “去!那兒有病人,等著檢查。”

  汽車在土路上調轉方向,繼續朝著夏堆村行駛。一路走過土路,揚起的陣陣黃沙,又駛過河灘路面,壓上高低不平的石塊,終于駛上了通往河畔村莊的鄉村公路。

  不遠處,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正在路邊張望打探,邊珍的家可算是到了。

  顧不上寒暄問候,援藏醫生們拿出儀器設備開始給邊珍檢查身體。“肝臟回聲非常均勻,包膜很完整,看了也沒有明顯的塊,也沒有囊液或者出血。”日喀則市人民醫院超聲科主任湯政德告訴邊珍,從超聲檢查的情況看,手術很理想,術后恢復得也很不錯。

  再見面,醫生、患者以及家屬臉上都難掩笑意。

  看到曾經的患者恢復地很好,援藏醫生們急切的心情終于緩了下來。不善言辭的邊珍和家人們一次次地向醫生們說著“妥切啦”(謝謝啦),一次次端著杯子請遠道而來的客人們喝甜茶,又一次次拿起暖瓶往醫生面前的杯子里續茶。


圖為援藏醫生們帶著營養品看望邊珍和她的家人。攝影:王淑

  揪心,在一個多月前的醫院

  時間回到一個多月前的日喀則市人民醫院,那是一個周末的深夜,當時,手術室里的氛圍可不是這樣輕松。

  “一個急腹癥病人急診收治入院,經過檢查肝臟局部破裂,初步判斷是肝包蟲破裂引起的。”日喀則市人民醫院普外科主任黑振宇為我們講述了這個“生死時速”的故事。

  考慮到西藏地方病中肝包蟲病比較多見,醫生們最初判斷這名患者的腹腔痛是肝包蟲破裂引起的。“肝包蟲破裂的囊液是一種蛋白,會產生過敏反應。跟患者的癥狀很像。”醫生們研判病情后,決定立刻采取手術治療。

  此時,高原的深夜,已經靜得出奇。

  日喀則市人民醫院手術室里,依舊燈火通明。

  無影燈對著患者的肝臟部位,普外科值班醫生開始進行剖腹手術。“不是包蟲病!”肝包蟲病有明顯的特征性表現,外囊、內囊,都應該有囊液的表現。而手術臺上躺著的患者,肝臟左側有長達8厘米的肝瘤破裂,導致出血。

  這是“瘤卒中”!

  血液等許多客觀條件都不具備的深夜,是繼續手術,還是停止手術?

  一番考量,主刀醫生決定對破裂的腫瘤做局部縫合止血,先保住性命。

  隨后,增強CT檢查結果出來了。三位上海援藏醫生認定,患者的腫瘤部位緊貼并擠壓肝中靜脈,但是離第二肝門尚有1CM的距離。

  “患者還這么年輕,今后還有那么多美好生活在等著她。”“第一次發病,具備根治性手術切除條件。”“將腫瘤完整切除,固然有一定的難度,但技術上是完全可行的。”科室討論中,醫生們都在為這一個年輕的生命揪心。

  跨越千山萬水來日喀則,不就是為了救治、延續一個個生命嗎?手術有難度,難道就要把患者轉送到上一級醫院嗎?轉運過程中,出現失血性休克怎么辦?

  欣喜,在三年后的今日西藏

  腦海中一個個淳樸的藏族百姓的面龐閃現,耳畔傳來一個個治愈患者一遍遍的“恩吉啦,妥切啦。(醫生,非常感謝)”,還有眼前年輕的患者殷切期待的眼神……

  手術有難度,但醫生的職責不就是治病救人嗎?現在日喀則市人民醫院的軟硬件條件已經不是三年前了。組團援藏實施以來,上海整合上海市三級甲等醫院優質資源,派遣醫院骨干醫療技術人才,帶著服務、帶著技術、帶著理念將上海的優質診療服務與技術播撒在年楚大地。

  “我們有組團式醫療人才在,軟件條件具備了;再加上搬遷到新院區后,新的儀器設備也到位了。硬軟件條件都具備了,手術是完全可以在日喀則做的。”這樣一來,患者和家屬不用奔波到拉薩甚至內地看病就醫,同時也避免了患者在轉運過程中可能出現的風險。

  病理結果提示,患者罹患的是分化程度高、惡性程度相對較低的“肝透明細胞癌”。這也就是說,只要能將腫瘤切除,患者手術后的愈后應該是很好的。

  普外科、輸血科、麻醉科、重癥監護室(ICU)……多個科室的多名醫生加入到這場手術方案的討論中。誰來主刀,切除部位怎么操作,手術中的血液供應如何保障,術后轉到重癥監護室(ICU)又該注意些什么……

  反復商議后,醫生們決定為患者進行精準左半肝臟切除手術。這項手術此前在日喀則從未實施過,這次由三位上海援藏醫生上臺操刀。

  手術中,主刀醫生發現,第一次手術造成患者上腹腔及肝臟周圍廣泛粘連,極大增加了此次手術難度。在兩位上海援藏醫生和當地兩位醫生的配合下,主刀醫生成功破解了這一難題。

  時鐘滴答滴答,4個多小時以后,“腫瘤完整切除,手術成功了。”

  經過近兩周時間的恢復,患者順利出院,回家休養了。

  “我不太記得手術的事情了,也不知道自己的病到底有多么危險。”夏堆村一幢二層藏式房屋里,邊珍只記得自己當時胃痛得厲害,躺在床上起都起不來,還是同屋的人把她送到了醫院。

  而她的父親回憶整個過程,始終無法平靜:“聽說要做第二次手術,當時以為基本上已經不行了,沒抱任何希望,還好有幾位專家,幾位恩人把我女兒的命救回來了,遇到上海專家運氣太好了,真的很感謝他們。這次他們又到家里來給我們檢查身體,真的很感謝。村里的路不好走,遠方來的客人讓我們全家都很高興。”

  “你的身體恢復得不錯,但還是要叮囑下你和家里人,吃東西要注意營養、不能太累、生活要有規律。帶來的營養品記得好好吃。如果有機會,帶母親和弟弟來醫院再做一個詳細的檢查。”

  相逢總是短暫的。臨別時,援藏醫生們“啰嗦”地再次叮囑邊珍和她的家人。“邊珍很年輕,這么年輕患上肝癌,我們就懷疑這很有可能是家族遺傳。這次來一是給邊珍做復查,二是看看家人的情況。如果真是家族遺傳,那也能早一點進行治療。”援藏醫生向我們解釋著。


圖為邊珍和母親在一起。攝影:王淑


圖為邊珍母親。攝影:王淑

  揮手!道別!再見!

  汽車再次緩慢行駛在鄉村公路上,我們終于有時間欣賞窗外了。微風吹動的枯黃小草、收獲的青稞田里堆起的谷垛、無數個云翳下即將到來的黃昏,還有不遠處荒涼的山脈和早已棄之不用的土黃房屋。

  咦!公路上怎么有一個人影,原來是邊珍的父親。他一邊跑,還在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帽子向我們道別。回頭再看一眼這個小山村,再揮揮手道別,不遠處鄉村公路上的人影逐漸模糊……


圖為邊珍生活的小山村。攝影:王媛媛


圖為邊珍生活的小山村。攝影:王媛媛

  “每一次在西藏看病人,我們每個人感受都特別多。在西藏當醫生真的能感受到醫生這個職業所能給予的成就感和榮譽感。”此刻,援藏醫生們再次深刻體會到無數援藏前輩們心心念的“一生援藏,一世藏緣”。

  帶著滿心的不舍和滿滿的收獲,援藏醫生們回到了日喀則。窗外,早已華燈初上,夜色彌漫。

  低頭翻看手機,微信朋友圈里,邊珍發了一張和我們在一起的合影,并說,“今天真開心” 。

  (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淑 王媛媛)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