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云上玉麦

刘枫 发布时间:2018-10-23 08:57:00来源: 西藏日报

  云在山?#22270;?#28216;弋,

  化成雾,化成雨,

  降落成泉涧,生长出森林,

  滋养了灵魂。

  人们,

  在云上行走,在泉边牧牛,

  在山中守候。

  岁月的轮转不息,

  那些故事流传的地方,

  叫玉麦。

  ——引子

  (一)

  打开中国地图,寻找一个叫“玉麦”的地方,也许你用放大镜在地图上一寸一寸地扫描,也难以准确点出她的位置。

  玉麦如此之小,小到地图上的一个点就能覆盖她的全部。玉麦却又如此之大,大到足够装得下全国人民的注目。

  2017年10月28日,一个一如往常的秋日里,来自北京的一封信跨越千山万水,抵达隆子县玉麦乡。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给牧民卓?#38534;?#22830;宗姐妹的回信。总书记在信中勉励两姐妹和许许多多坚守在西藏边境的同胞们,像格桑花一样扎根在雪域边陲,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幸福?#20197;?#30340;建设者。

  深秋的玉麦,山腰已裹上白雪,树梢已挂上浓霜,森林里流动着袭人的寒雾,但这个偏僻寂冷的边境小山村却沸腾了。

  信中的每一个词、每一行字,都像暖流般在玉麦人的心中流淌。

  那里的山更明了,水更秀了。

  越来越多的人从此知晓,在西南边陲,在青藏高原的边缘,一个毫不起眼的山坳里,发生了并正在发生?#29275;?#19968;个执着守边的动人故事。

  巍巍喜马拉?#29275;?#22721;立千仞、横绝千里,有多少青山向你折腰,有多少江河从你涓流,又有多少颂歌为你传说。

  而在今天,跨过冰封,一个“世外孤岛?#20445;?#22312;9户32人孤独却坚韧的坚守中,化作灿烂的明珠,在喜马拉雅逶?#36139;?#24310;的臂弯里,徐徐升起。

  家是玉麦,国是中国。

  玉麦有旖旎的山河,更有坚毅的人民。

  一年又一年,玉麦逐渐改变。

  自去年10月以来,在举国瞩目中,玉麦迎来了历史上最彻底的一次山乡巨变。待今年道路贯通、新房落?#26705;?#36825;个边境村落将化蛹成蝶。

  玉麦很远,她在天边;玉麦很近,她就在我们眼前。

  (二)

  玉麦极美。高耸的喜马拉雅?#25509;?#21360;度洋上吹来的暖湿气流把她从天地中萃取出来,如一方无瑕白璧,出于深山,镌于自然。

  跨过喜马拉雅山支脉——日拉山5000米高的泥浆、顽石、草甸和寒气,玉麦谷在云雾氤氲中,若隐若现。

  成片的原始森林如一张大网,绿油油地铺展开来。山岭间不断闪现的一线泉涧,好似从天上云海泻下的白虹。而那徘徊无形,却流动成景的云雾,更是美到让人只能屏住呼吸,生怕吹一口气,云就散了。

  当眼前被万里层云笼罩,忽而一阵清风拂过,云升雾降,玉麦乡的屋顶远远地闪现在山坳中,仿若云上人家。而那座座绿峰渐?#26159;?#32433;,半遮半掩,让人如坠缥缈仙宫。

  “山云吞吐翠微中,淡绿深青一万重。此景只应天上有,岂知身在妙高峰?”元好问自然是没到过玉麦,而他那?#20303;?#21488;山杂咏》就像为玉麦而吟,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

  玉麦?#22030;?#30528;最原始、最自然、最朴素的特质,她的山山水水,都分外动人。而生活在这里的?#29992;?#23601;成了大山的“精灵?#20445;?#25104;了云上的守护者。

  一切景语皆情语。是玉麦人及其执着守边的故事,让这片高远美丽的山林不再空洞,有了灵魂,有了神圣国土的光辉。

  美景是静默的,但美景背后,却有一段并不美丽的苦难过往。

  当时光回溯到60年前,我们抵达了“玉麦精神”的起点。

  上个世纪50年代末,玉麦乡生活着50多户、300多人。

  忽然有一天,山外一伙匪徒把一个充满蛊惑性的叛乱谣?#28304;?#20102;进来。在恐惧不安中,不明真相的牧民们匆忙逃离,只有3户人家留了下来。

  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打响,玉麦成了离战场最近的地方。留下来的牧民自愿支援前线,成了民兵。

  战争结束,生活复归平静。可日拉山那么高,雪那么厚,生活在?#19979;?#30340;玉麦人太苦了。

  1963年,玉麦最后3户人家全都搬到了山北侧的曲松村。

  玉麦空了。

  但仅仅过了一个冬天,桑杰曲巴和他的妻子、儿女却又搬了回去。

  “玉麦是我们的家,是我们的土地,我们要留在这里。”从此以后,一直到1996年,桑杰曲巴一?#39029;?#20102;玉麦的唯一一户人家。

  一家人独享一片山林,听起来很美,实际上却很难。

  山中岁月长,孤独本身就是一种苦。

  一家人只能在一年年的坚守中,自力更生、冷暖自知。

  然而,苦却不只是孤独,苦还来自不稳定的边线。

  桑杰曲巴是玉麦乡第一任乡长,是3644平方公里土地的守护者。山那边的印度人过来设卡、?#36836;臁?#21051;“印度”字,桑杰曲巴就巡边、拔旗、刻“中国”字,跑到扎日区向解放军报告。

  崎岖危险的山路有多难走?#20063;?#35828;,一个人只身面对一群荷?#25925;?#24377;的印度兵,他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桑杰曲巴站立的,是中国的土地。他明白,他的身后有整个中国。

  为了担负起守边的责任,巡山成了桑杰曲巴的固定安排。

  一把柴刀开路、一袋土豆饱腹、一个小壶烧水,就是他的全部装备。

  边境山高谷深、水急?#32622;埽?#26102;常?#24184;?#20861;出没,如果沿着玉麦河往?#26174;?#36208;远一些,还可能碰?#25509;?#24230;兵。但坚定的责任感让他一次次鼓起勇气,一次次面对危险。不管是大雨滂沱,?#25925;?#23506;风刺骨,桑杰曲巴的足迹,踏遍了玉麦的沟沟?#37096;病?/p>

  巡山护土,是他一生干的最伟大的事业。

  为了让五星红旗在玉麦高高飘扬,桑杰曲巴从县城带回一块红布、一块黄布。

  卓?#38534;?#22830;宗两姐妹以为阿爸要给她们做新?#36335;?#21487;是桑杰曲巴做好的“?#36335;?#21364;没?#34892;?#23376;。

  那一块红色的方布上,绣着五颗端端正正的黄色五角星。

  桑杰曲巴找来一支竹竿,把那块方布挂在上面,郑重地插在了房顶上。

  在山风中,那红色,比杜鹃花还鲜艳;那黄色,比朝阳还灿烂。

  桑杰曲巴对孩?#29992;?#35828;,这是五星红旗。

  从此以后,五星红旗在卓?#38534;?#22830;宗的心里升起了。

  在孤寂的岁月里,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成为一家人坚强的精神寄?#23567;?/p>

  玉麦环境虽好,但却生存艰难。

  印度洋上吹来的西南季风顺河谷而上,却被高耸的日拉山?#29863;玻?#24418;成多云多雾的小气候。

  于是,半年阴雨绵绵、半年大雪封山成了这里切换岁月的两种模式。

  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日照时间?#29616;?#19981;足,积温不够,让农作物疯狂生长,就是结不出一粒粮?#22330;?/p>

  玉麦的每一袋粮?#22330;?#27599;一件物品,?#23478;?#20174;山外艰难地运进来。一家人的生活全?#25216;?#25176;在牛群上,寄托在桑杰曲巴的背囊里。

  玉麦处在扎日神山的转山道上,每年藏历4月转山季过后,天气回暖、草色渐青,一家人便赶着百十?#25918;#?#24102;着口粮、衣物,到日拉?#21483;?#29287;场上去放牧。到11月大雪封山前,再把牛赶下山。

  在此期间,桑杰曲巴的两个儿子?#26412;?#25166;西和嘎尔琼负责放牧,卓?#38534;?#22830;宗两姐妹帮阿妈?#25918;?#22902;、编竹筐、做鸡血藤手镯。

  桑杰曲巴每一次要花上七八天时间,背着一家人做的奶渣、竹筐、手镯出山,换回青稞、盐巴、砖茶和灯油、麻布,以保?#20064;?#24180;的生计。

  除生活必需品外,桑杰曲巴?#22815;?#32473;?#32622;?#20960;个带些?#26538;?/p>

  直到现在,央宗还时不时地?#19981;?#24448;嘴里塞一块糖,在她的记忆中,那些难得的糖块,就是艰苦岁月里最甜蜜的味道。

  与糖块的甜相比,生活更多的是苦。

  无尽的大山,本就意味着苦难。

  卓嘎18岁那年冬天,日拉山的雪特别厚。

  阿妈总说肚子疼,但山路难行,只能忍着。可疼了一个多月,实在撑不下去了,阿爸就赶着牦牛,驮着阿妈,顶风冒雪闯日拉山,往县医院赶。

  山越来越高,雪越来越厚,气温越来?#38477;汀?#38463;妈没能翻过日拉山,她最后一?#31185;?#24687;永?#35835;?#22312;了风雪里。

  丈夫没了妻子,儿女没?#22235;盖祝?#30524;泪取代欢笑,玉麦的山水全都黯然了。

  “到山外去?#26705; ?#23401;?#29992;?#30340;哭声让桑杰曲巴心痛。

  “玉麦就剩我们一家了,我们要是也走了,这片国土就没人了。”守边的使命让桑杰曲巴咬紧牙关。

  一家人再次选择坚守玉麦。

  日子就这样不回头地向前走着。孩?#29992;?#22823;了,桑杰曲巴老了。

  1986年,28岁的大哥?#26412;?#25166;西在转山途中结识一名曲?#19978;?#22899;子,两情相悦,结了婚,搬去了山外。

  小弟嘎尔琼从小勤奋,桑杰曲巴送他到山外读书,让他学了藏医。

  从此以后,日拉山南侧,就只剩下桑杰曲巴、卓嘎和央宗三个人。

  山外的人就把玉麦乡叫做“三人乡”。

  历经苦难的洗礼和岁月的风霜,他们都成了玉麦的一座山。

  一座守望边境、岿然不动的山。

  (三)

  1988年,干了29年乡长的桑杰曲巴退休,卓嘎当了乡长,央宗当了副乡长。守护玉麦的使命交给了下一代。

  花开了?#20013;唬?#23665;绿了又白。玉麦终于有了?#23454;?#21592;。

  15岁的白玛江才勇敢地接过为玉麦送信的工作,成为沟通玉麦与山外唯一的“信使”。而这份“信使”的差事,白玛江才一个人单?#34506;?#39532;,一干就是40年。

  孤独的?#20107;販路?#19968;丝线,紧紧牵住了玉麦这只风筝。

  每当看到白玛江才骑着马、驮着邮包从山上慢慢移动下来时,桑杰曲巴的眼里就会闪光。

  收到报?#25509;?#20449;件那一刻,横亘的日拉山?#36335;?#19968;下子变矮了,玉麦也没有那么孤独了。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政府派人为玉麦盖起了新房,建起了2.5千瓦的水电站和卫星电视接收站。

  桑杰曲巴一家住上了新房,用上了电灯,看上了电视。玉麦的晚上第一次被荧荧灯光点亮了。

  白玛江才在经年累月的翻山越岭中,看惯了玉麦的云雾雨雪。到了1996年,他与妻子?#32433;?#20174;山外搬了进来,成了玉麦人。

  同样是这一年,上级为玉麦委派了一名副乡长(兼医生),山外又搬来一户人家,玉麦人口增加到了3户18人。

  玉麦乡从此告别了“三人乡”。

  1997年,新华社的记者来到这里,第一次向外界报道了这个全国人口最少乡的情况。玉麦的故事一时间传遍大江南北。

  “那段时间,白玛江才带回来的信件,一大半都是给我们姐妹俩的求爱信。”卓嘎现在回忆起来,?#22815;?#33148;腆一笑。

  但这并没有改变她们的人生轨迹。

  央宗、卓嘎先后成家。她们的丈夫都不是“户主?#20445;?#37117;是从其他地方“嫁”到玉麦的“倒插门”。

  千禧年之后,玉麦的变化越来越大。

  2001年,玉麦经历了两喜一悲三件大事。

  一喜,全乡人口增加到7户25人。

  二喜,玉麦通往山外的公?#27832;?#36890;了。

  从玉麦乡到曲松村的33公里碎石渣土路成为一条“喜马拉雅天路”。当第一辆汽车开进来时,桑杰曲巴郑重地给它献上了哈达。这是他一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

  同样是在这一年,阿爸在大雪纷飞的冬天里走了。

  “留在玉麦。”“守边。”这两句话成了桑杰曲巴最后的嘱?#23567;?/p>

  卓嘎回忆说:“那么多年,从来没听阿爸说过苦,也没听他说过要搬出去。以前家里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过的。交通闭塞,?#35789;?#20877;苦,也不觉?#27599;?#20102;。后来眼看着?#27832;?#36890;,日子越来越好,阿爸却走了。”

  桑杰曲巴离开人世,央宗的儿子索?#35782;?#29664;难过万分。

  他从小听着外公的故事长大,外公是他心中的英雄。

  桑杰曲巴希望索?#35782;?#29664;成为家里第一个大学生,索?#35782;?#29664;很争气,考上了西藏大学,成为玉麦乡走出去的第一批3个大学生之一。

  2017年大学毕业后,他回到玉麦,继承外公的遗志,成为第三代玉麦守边人。

  2009年,一个125千瓦的小型水电站建?#26705;?#26449;民用电有了保障。电冰箱、?#21254;?#26426;等现代家电也得以走进玉麦。

  2011年,玉麦公安边防派出所成立。守边的村民们有了坚实的依靠,这片面积广大的原始森林也有了一支强大的保护力量。

  这一年,干了23年的卓嘎?#24230;?#20065;长。新乡政府成立,一批年轻干部来到这里,奉献边疆。

  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迹,但卓?#38534;?#22830;宗用她们半生时间,默默守护了一大片锦绣山河。

  2016年,玉麦乡总人口达到9户32人。

  玉麦人之间?#36127;?#37117;有着?#36164;?#20851;?#25285;?#21738;怕是小孩子,都能把全村人的名字如数家珍般叫出来。大家就这样组建了一个大家庭,共享一个小世界。

  2017年,党的十九大刚过,一封北京来信,让玉麦故事感动亿万国人,让玉麦之名响彻神州。

  卓?#38534;?#22830;宗姐妹在孤寂困苦中的不屈坚守,终于换来了最珍贵、最响亮的回应。

  玉麦既不需要万丈高楼,也不需要霓虹幻?#21097;?#23427;只要矗立在那里,就是对祖国最大的贡?#20303;?/p>

  “要是阿爸也能看到这一刻,他该多高兴啊……”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回信那一刻,卓?#38534;?#22830;宗热泪盈眶。

  那些执着坚守的岁月,让姐妹俩荣获了“2018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组委会给她们的颁奖词是:日出高原,牛满山?#38534;?#23478;在玉麦,国是中国。中国是?#20064;质?#20013;缝过的五星红旗,中国是姐妹俩脚下离不开的土地。高原隔不断深情,冰雪锁不住春风,河的源头在北方,心之所向是祖国。

  一轮希冀的红日,已然跳出玉麦的东方。

  (四)

  玉麦四面为高山?#32321;В?#29577;麦河汩汩流过。从日拉山上看过去,几处房屋依偎在河边,仿若茶杯底。

  然而,这个处在西藏最南沿的小山谷,在历经苦难之后,正在酝酿着喜马拉雅山麓最闪耀的一次蝶变。

  这一次,高山无法阻拦,雨雪无法阻拦,玉麦将真正走向未来。

  全乡现已实现网络全覆盖,村里流行起了移动支付,国家电网的电接了进来,村民从此告别小水电,玉麦幸福美丽边境小康示范乡建设也已全面铺开。

  在今年内,又会有47户?#29992;?#20174;山北面搬进来,届时,全乡56户197名?#29992;?#23558;全部入住新?#21360;?#26085;拉山上那条碎石渣土路也将被四?#22659;?#36890;的柏油马路所取代。

  对于玉麦的变化,大群宗感受在身,感慨在心。

  她是白玛江才的妻子那贡的妹妹,她与次仁曲杰结婚后,组成了玉麦的第4户人家。

  一家人一开始以放牧为生,后来玉麦条件逐渐变好,转山、旅游的人多了起来,便开起了商店,卖些瓜果、零?#22330;?#26085;用品,生意不错。次仁曲杰有驾驶技术,一家人凑了50多万元,买了一辆大卡?#25285;?#35753;他跑运输。

  大群宗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她并不想到山外去。

  她说:“玉麦环境这么好,就像生活在仙境一样,为什?#21254;?#31163;开仙境呢?况且等小康乡建?#26705;?#25105;们这里和城里一样,外面的人都会进来的嘛。”

  大群宗是一个爱笑的人,说这话时,她笑得很灿烂。

  和大群宗家相似,玉麦乡每家每户的生活条件都差不多。党的政策惠及每一个人,而自主生产方式,则大多与放牧、经营商店、开家庭旅馆、跑运输等相关。

  “不同于‘三人乡’时代,现在我们玉麦人的生活是真正的衣食无忧了。” 玉麦乡党支部书记达娃拿出一份材料,上面清楚地记录着玉麦人收入水平的变化:1999年,玉麦人均收入2143元,全乡总收入不到6万元;2004年,人均收入增加到3541元,全乡总收入达到10.8万元;而到了2017年,人均收入已达到55803.6元,全乡总收入更是超过290万元。

  玉麦的变化不只是数字,更在于未来的希望。

  今日的玉麦,热火朝天取代宁?#20934;?#38745;,田园牧歌变成了发?#35895;?#22303;。

  挖掘机来回调换着动臂,运输车辆不停作?#25285;?#24314;筑工人扛运材料、浇筑房基、装配龙骨,场面甚是繁忙。

  玉麦乡现任乡长胡学民说:“全乡所有民居都实行标准化建设,全部采用装配式轻钢龙骨结构,能承受八级地震。房屋外墙设有保温层和隔水层,房顶采用彩钢瓦,房内设有直?#21467;?#22257;,住起来很舒适。乡小学、卫生院也在同步建设。”

  在施工方湖南建工集团项目部,一块倒计时的牌子尤为醒目。?#20945;找?#27714;,玉麦小康乡要在今年内具备入住条件。

  除了村内,日拉山上的公?#26041;?#35774;,也一刻不停歇。开山炸石、拓宽路面、保通现有道路,中交一公局第六公司的筑路工人在随时都有滑?#38534;?#27877;石流风险的山上,奋力修筑玉麦的“天路”。

  沿着玉麦河向南走,穿过一片峡谷,一直走到海拔只有3200米的一个叫龙嘎加萨的地方,那里森?#32622;?#23494;、飞瀑流泉,处在边境最前线。

  “这里也布设了一个?#29992;?#28857;,在今年搬迁过来的47户?#29992;?#20013;,会有17户住在这里。”达娃说。

  小康乡落成时,玉麦全乡将有56户?#29992;瘢?#23507;意着56个民族是一家,共同守卫祖国边境。

  途中还有一处正在建设的农业设施。胡学民说,那里处在玉麦谷以南8公里处,冬?#38745;换?#38634;,以后要建设3亩茶园和4000平方米的蔬菜温室大棚,以实现全乡蔬菜自给自足,并为村民开辟新的增收渠道。

  玉麦乡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让人心生感慨,这样一个偏僻山谷,将来会是一个如?#25105;?#23621;的“?#20197;础保?/p>

  依托良好的资源,玉麦乡把今后发展的方向锁定在了旅游业。

  “玉麦自?#25442;?#22659;得天独厚,是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谈及此处,达娃侃侃而谈。

  玉麦气候湿润,年降水量在1000毫米以上,瀑布泉涧随处可见。大量降水遇高山凝结成云雾、霜雪,让玉麦拥有了最多姿的云海雾流,和最晶莹的雪山雾凇。

  降水还塑造了玉麦24万亩的原始森林和5.2万亩的高山草甸,山体植?#24458;?#27425;鲜明,形成了一条显著的植被垂直分布景观带。

  不仅如此,气候和地理的综合作用,还造?#22303;?#21160;植物的多样性,使玉麦成为喜马拉雅生物资源库。

  报春花、绿绒蒿、点地梅、青冈、高山杜鹃、高山松……白?#21035;础?#29275;背鹭、藏马鸡、白唇鹿、旱獭、黑熊……在玉麦谷中行走,随时都有可能与这些动植物不期而遇。

  “一到夏天,山上黄的、紫的铃铛花漫山遍野,我都不忍心下脚。”“我们早上不用?#31181;櫻?#26159;被鸟儿叫醒的。”谈起玉麦的美,达娃和胡学民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

  除了自然风光,玉麦还有着悠久的转山文化。

  达娃说:“玉麦是扎日神山转山线路上的最后一站,有着800年的转山历史。‘猴年巡礼扎日’是藏传佛教的文化?#20843;祝?#29577;麦地处西扎日地区的核心地带,是朝圣者歇脚、补给的地方。”

  为把这些旅游资源整合起来,玉麦小康乡在建设之初,?#22303;?#36275;了旅游发展?#21344;洹?/p>

  “我们的小康乡本身就是一处设施齐全的生态小镇景区。”胡学民指着规划图说:“小康乡规划用地441亩,建有一个中心公园和6座活动广场。玉麦河上?#25346;?#24314;景观?#29275;?#21487;以从河?#22253;?#30340;观景?#38477;?#20463;瞰整个玉麦。游?#22836;?#21153;中心、家庭旅馆、餐馆也都一应俱全。”

  随着拉萨——山南一体化发展,拉林铁路、泽贡高等级公路以及各级路网的日臻完善,玉麦对外界而?#36234;?#19981;再难以到达。尤其是“西藏山南玉麦线”在今年2月被国家旅游局、国务院扶贫办列入“西部行”十大自驾游精品旅游线路,这对玉麦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

  山南?#26032;?#21457;委干部李意强介绍说:?#21834;?#29577;麦美丽乡村生态旅游小环线’是我们下一个着力推广、重点打造的精品线路。玉麦风景秀丽,旅游集群程度极佳,再加上‘玉麦故事’‘玉麦精神’的吸引力,通过完善基础、加强推广,这里一定能成为下一个‘西藏江南’。”

  日出东南隅,玉麦绽芳华。

  喜马拉雅山的冰雪,亘古未消,但在它迤逦的角落里,沉静斯年的玉麦,却不再?#21344;牛?#22905;日新月异地涌动着生机、散发着活力。

  当封闭的边境连通山外,山谷便不再孤立。我们?#19978;?#22320;看到,是国人的注目,是小康乡的建设,是未来的旅游?#25285;?#27491;打破着喜马拉雅的冰冷,成为玉麦与世界相拥的津梁。

  玉麦不动,她就在那里;玉麦不动,她已走向未来。

  (五)

  岁月很慢,流水很长,未来却即将到来。

  从一家三口到9户32人,玉麦就像一棵树,?#23569;?#24369;到参天,根越扎越深,枝叶越来越繁茂。

  放牧、巡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玉麦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朵云?#25216;?#24405;着这里的故事,见证着这里的喜怒哀乐。

  65岁的次仁措姆1996年搬进来,是玉麦年龄最大的乡民;41岁的小群宗,到玉麦后结婚生子,在玉麦生活了22年;30岁的巴桑次?#21097;?9岁来到玉麦,当过教师、村医、水电站管理?#20445;?#29616;在成为玉麦乡唯一行政村玉麦村的村支书;6岁的旦增片多,是玉麦年纪最小的守边人,水汪汪的大眼睛?#22030;?#30528;天真无?#21834;?/p>

  玉麦守护者的故事让人感动,建设者的故?#23782;?#26679;让人动容。

  原副乡长兼村医扎西罗布是第一个到玉麦工作的?#24052;?#26469;户?#20445;?#20063;是玉麦人的“接生婆?#20445;?#20026;玉麦接生了8个孩子;小康乡建设开工后,湖南建工执行经理罗立光一守几个月,匆?#19968;?#23478;过个年便又赶回来,路遇风雪,整整走了5天;“90后”吴茂林回老?#21307;?#23436;婚,蜜月都没有?#38887;?#23601;又回到了建设工地……

  无限风光在险峰,悬崖花朵最迷人。

  玉麦是一个世外?#20197;矗?#21364;又是个淬炼池,每一个到这里的人,都绽放出了生命的顽强。

  在艰苦的环境里,守护者?#35789;?#24314;设者,建设者也是守护者。他们一起成?#22303;?#29577;麦的过去,光辉着玉麦的未来。

  夏日的日拉?#21483;?#29287;场花开遍野,央宗再一次来到这里放牧。

  她一边?#25918;?#22902;一边说,玉麦虽偏远,但国家从来没忘记他们,有国家的关?#24120;?#22823;家都很安心。

  当问到她将来有什么打算时,她腼腆地说:“继续巡山放牧,再做点旅游生意,把日子过好,把边境看好。”

  央宗说的很朴素,但?#35789;?#27599;个玉麦人对未来的期待。

  从日拉山上远远望向玉麦的方向,雨雾朦胧中,?#40595;?#32422;约的玉麦?#36335;?#26159;“白云深处有人家”。

  建筑工地发出的轰鸣声,让人似乎感知到了玉麦幸福美丽边境小康示范乡建成后的样子。那是小镇整洁秀美、交通便捷通畅、游?#21520;?#32462;不绝的样子,是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样子。

  骀荡春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在不久的未来,玉麦将是最美丽的边境乐土。

(责编: 李文治)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34987;頡?#20013;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23613;?#20219;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24013;?/p>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