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國西藏網 > 宗教

互聯網宗教的娛樂化商業化問題應予反思

王超文 發布時間:2018-10-17 10:43:00來源: 中國民族報

2014年,首屆“中國寺院數字智慧營”在禪宗祖庭南華禪寺舉行,來自北京、廣東、福建、江西、河南、浙江等地的30多座寺院或居士團體的近百名學員共同學習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佛法如何更好地傳播,探討如何建設“云間佛教”。資料圖片

在2016年召開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高度重視互聯網宗教問題,在互聯網上大力宣傳黨的宗教理論和方針政策,傳播正面聲音”。

到目前為止,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宗教事務條例》以及《互聯網宗教信息服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等,與互聯網宗教相關的法律法規正在逐步形成體系。然而應該看到的是,法律法規雖然在很大程度上能夠解決一些宏觀的顯性問題,但涉及互聯網宗教的較為微觀隱性的方面,仍需要進一步厘清其性質、脈絡和問題。互聯網宗教的商業化娛樂化問題就是其中之一。

嚴肅、娛樂與世俗化

如何看待宗教,一種可能的方式是認為宗教與偶像或與超自然秩序無關,而是某個社會或文明的某個思想家的故事傳說、智慧思想與成就影響的集合。從這個維度來看,宗教無疑是具有思想層面的嚴肅性的,并且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降低了宗教中所蘊含的神圣性,使其走向世俗化。

然而以廣泛存在的互聯網的方式對宗教進行的娛樂化,與上述兩個方面都是相悖的。首先在宗教的嚴肅性方面,以我國的本土宗教道教為例,在道教的諸多經典文本中,實際上有不少蘊含了我國傳統思想文化的精髓,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對這些思想和文化進行娛樂化的操作,固然有擴大其傳播廣度的可能,但需要指出的是,此種方式在很多時候實際上并不能體現出這些思想文化本身的意涵和價值。其次在世俗化方面,娛樂化并不意味著世俗化,或者更準確地說,娛樂化并不指向一種正確的、為我們所愿意見到的世俗化,娛樂化更多地是指向一種庸俗的甚至是帶有低級趣味色彩的世俗化。用笑聲代替思考,這也許是娛樂化最為極端的表現之一,也是對這些思想文化真正價值的背離。

由此來說,娛樂化給互聯網宗教的發展帶來的大多是較為負面的影響,既破壞了思想層面上宗教本身的嚴肅性,同時也可能導向一種不健康的庸俗的世俗化。

功能、需求與引導

互聯網宗教是一個新生事物,是信息技術革命在宗教領域內運用的產物。就其與傳統宗教的關系來說,前者并非后者的簡單復制,而是在后者的基礎上增加了新內容,并且也影響了后者的發展形態。與傳統宗教一樣,互聯網宗教有其正負兩個方面的功能,當下對于宗教的負面功能的討論尚顯缺乏,且多是以馬克思對于宗教的論述為基礎,面對新情況新問題需要更為與時俱進的研究。

對互聯網宗教的定義在學界尚不明確,但從廣義上來說,一些學者認為是指互聯網上出現的與宗教教義、宗教經典、宗教人物、宗教儀式、宗教活動、宗教習俗等相關的所有內容。如果以此角度來理解,那么我們可以認為互聯網宗教實際上是降低了宗教的入門門檻。這種降低當然有其正面的作用。比如,有利于大眾了解宗教方面的相關知識和習俗,增加對宗教的理解,并由此有利于信教群眾與不信教群眾的關系協調,有利于和諧宗教關系的建立。

然而另一方面,互聯網作為一把雙刃劍,在降低入門門檻的同時使得宗教的各種派別勢力都可以借助互聯網進行傳播,包括宗教中的異端和宗教極端主義在內。就互聯網宗教中的商業化娛樂化問題而言,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宗教入門門檻降低所致,另一部分原因則是與互聯網宗教中的商業模式相關,即商業化運作模式中關于作為商品的宗教在供給需求關系中的交換價值問題。俗話說有需求才有市場,對于我國國民而言,大多數人對宗教領域缺乏基本知識,由此所謂走向宗教更多的是尋求情感與心靈的慰藉、轉移現實生活中的壓力等等。這種情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為就宗教本身而言,大眾對于宗教的接觸可能是一種“虛假的需求”。這就是說,在消費主義盛行的今天,大眾在充斥著娛樂化因素的商業模式下對宗教進行消費,從而滿足的是一種可能是與宗教無關的需求。與此相關,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互聯網宗教本身的虛擬化特征。與傳統的實在的宗教行為場所中的宗教活動不同,虛擬空間中的宗教實踐更具開放性和公共性,人們隨時隨地可以參與到某個虛擬的邊界模糊的不穩定的所謂宗教團體中,人們所體驗到的也許更多的是互聯網所帶來的互動性,由此試圖從現代性帶來的精神層面的孤獨感中得到解脫。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引導互聯網宗教在功能與民眾需求方面與社會主義相適應,前提應該是將其中存在的消極方面講清楚,如此方能使受引導方有意愿接受引導,而非采取排斥的態度和方式。同時,在宗教中國化體系中樹立與宗教相關的正確的價值觀,引導大眾合理的需求,只有如此,方能對當今時代的機遇和挑戰作出積極的回應。

傳播、多元與價值

從傳播史來看,宗教先后經由口頭、手抄本、印刷、廣播電視以及互聯網等媒介傳播。在諸多關于大眾傳播媒介的批判性研究中,研究者指出,互聯網媒介大都試圖涉足一些嚴肅性的話題,如政治、科學、教育、宗教等等方面,并在實際操作中為這些話題披上娛樂化的外衣或包裝。

從具體過程上來看,宗教的傳播體系可以分為3個方面,即觀念的傳講、知識的獲得、最終落腳到具體行為的實踐。這種劃分方式對于互聯網宗教也同樣適用,因此我們在對其進行管理和規范的時候需要“三管齊下”。從觀念的傳講方面來看,互聯網形式的宗教傳播是呈現為多聲部的,發聲的主體是多樣性的。而這樣一種特點使得在知識的獲得方面,呈現出獲得渠道和形式的多樣化,最終在宗教行為的表現上也可能是多樣化的。三個層面的多樣性,可以視為互聯網宗教管理和規范的難點所在,這就需要我們能夠在“多元”中把握“一體”。

問題的另一方面,涉及在上述傳播體系之下,即大眾傳播媒介能夠把政治、科學、教育、宗教等領域與所謂的商業進行混融,最終使得包括宗教在內的文化思想領域不可避免地具有一個特征,即商品形式。由此我們可以看到,在娛樂化商業化背景下成為商品的宗教及其所包含的觀念和知識,發生了價值層面的變化,即得到重視的已然并非其文化意義上的真實的價值,而是作為商品的交換價值,這種商業運作下對價值層面的顛倒無異于買櫝還珠。

誠然,互聯網宗教對于宗教在傳播和影響力的擴大方面裨益頗多,但需要我們正視其中的商業化和娛樂化問題,因為不健康、不規范的傳播方式反而可能給宗教本身和社會都帶來負面的影響。當下的現實是大眾會話模式已然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互聯網時代使得宗教在上述三個方面的多樣性更為突出,而且不少娛樂化商業化的因素混雜其中。這就需要我們在互聯網宗教傳播過程的各個環節及認定宗教的價值標準等方面采取正本清源的措施。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當代宗教研究室助理研究員)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