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求真、向善、尋美

盧穎 發布時間:2018-09-19 15:16:00來源: 《中國西藏》

度母擦擦

  西藏古格藝術越來越被國際藏學界和考古學家所重視,近年來研究成果迭出。以往關注視線主要側重于古格地區的壁畫、唐卡、金銅佛像等,對擦擦圖像資料的公布和研究明顯不夠重視,而擦擦同樣是藏傳佛教藝術發展中不可忽視的重要形式之一,始終貫穿藏傳佛教發展的各個時期,對擦擦研究的缺失,意味著對藏傳佛教藝術史研究的失衡,針對擦擦研究工作的深入是當前藏學進程的必然,或者說是繞不開去的一道山梁。古格地區古代擦擦作為歷史上一個較為獨特的地域性藝術樣式,一直以來成為學界待解的謎團。

  由熊文彬、李逸之主編的《西藏古格擦擦藝術》一書于2016年3月由中國藏學出版社出版。書中所編入的擦擦全部由李逸之采集于田野,從700余件遴選出300多件,集中了古格從十世紀到十七世紀各個時期的擦擦代表作。此次古格擦擦大批量的面世,對更全面研究古格擦擦以及藏西藝術史提供了更多依據和佐證。

  書中導論部分是張建林撰寫的《古格擦擦的研究與發現——<梵天佛地>第一卷讀后》一文,這位西藏考古學家首先回顧了最早在藏西地區從事擦擦田野調查的意大利學者朱塞佩·圖齊曾經涉及的區域,并對其巨著《梵天佛地》(中譯本)第一卷《西北印度和西藏西部的塔和擦擦——試論藏族宗教藝術及其意義》做了重點分析和討論,指出圖齊已然注意到了一個關鍵問題,即擦擦制作儀軌有益于對這種獨特宗教形式的理解。此書研究對象以拉達克地區擦擦為主,大約30年后的1973年出版的 《西藏考古》中,圖齊又公布了為數不多的古格擦擦,分別注明采集地點并作以簡單分析。可以注意到對比拉達克與古格,各時期的擦擦風格樣式十分接近。國內研究視線投向古格擦擦開始于1985年的古格考古工作,在隨后1991年出版的考古報告《古格故城》中公布的32件彩色擦擦圖片里,同樣做了簡單分析。到2002年由張建林主編的 《藏傳佛教雕塑全集·4·擦擦卷》,其中公布了古格地區出土的擦擦145件,并做了分類和對年代的判斷。李逸之針對古格地區擦擦田野考察開始于1996年,從2002年開始陸續發表一系列的文章,公布了一批之前沒有面世過的古格擦擦圖片,較為詳細地剖析了古格擦擦的藝術樣式特征和年代推斷,首次提出“古格擦擦”概念,認為古格擦擦的地域性特征始終貫穿于古格佛教發展的各個時期,這一現象目前只有古格地區如此。此后陸續幾種擦擦出版物中都涉及有古格擦擦的少量圖片,但都弱于研究。 

  廖旸博士因著手翻譯了這次書中所有擦擦中的銘文,故專門撰寫了《西藏西部擦擦銘文探索》一文,這篇研究成果是對以往和當前關于擦擦與銘文關系的一次探究和總結,從早期擦擦裝藏方式、寓意到文字內容,再到造像與真言關系,以及藏西地區擦擦銘文特征,古格地區擦擦始終遵循著印度傳統的儀軌要求,即主尊、塔和真言的組合使之具足身、語、意三所依,讓擦擦成為完美法身舍利的宗教表達。該文的發表已然開啟一直以來擦擦與銘文關系的研究大門,成為以后研究其它地區擦擦的重要坐標。 

  作為從事古格擦擦田野考察有20多年經歷的李逸之,承擔了這次對古格擦擦藝術樣式的梳理工作,其《古格擦擦藝術及時代特征》一文從出土前弘期擦擦和印度擦擦談起。古格早期(十一世紀左右)擦擦順應時代承接克什米爾、東北印度等地風格樣式,在后弘初期的佛教復興時代背景下,一方面古格積極招募外籍藝術家,另一方面外部宗教大環境更替,伊斯蘭文化襲入印度、中亞等地區,使得一些僧人外逃至藏西地區從事佛教美術制作,從而使多種不同地區的藝術樣式涌入并生根發芽,其中還有尼泊爾西部的迦斯亞—末羅王朝(Khasiya-Malla)曾侵占部分藏西地區等原因致使尼泊爾藝術因素融入,導致多種藝術流派聚集古格而交織相融,呈現出多樣的制作表現,從而使古格早期擦擦存在“綜合多種因素的衍生風格再傳入古格”“外籍藝術家在古格制作”“古格藝術家模仿制作或自覺整合式制作”等復雜性。十三世紀后古格佛教走向低谷,擦擦隨之驟減,至十四世紀開始有復蘇回升趨勢。到十五世紀又迎來古格第二次佛教復興,而這個時期的擦擦開始受衛藏地區的藝術影響,造像回歸本民族身型特征,“在細節上保留了對自身傳統根源的追溯痕跡,使古格因素嫁接在衛藏風格之上”,直至古格消亡,這種帶有古格地域特征的樣式才正式告別歷史舞臺。 


2005年李逸之與張建林、熊文彬于某吐蕃遺址現場合影

  書中圖解部分則由佛、菩薩、佛母、護法、本尊、上師、佛塔、曼荼羅、真言、塔形擦擦內部裝藏和模具等11部分共356張圖片(其中插圖79張),詳盡地介紹了擦擦的名稱、地址、年代、裁制和高度。縱觀古格數百種擦擦,從早期百花齊放的吸收外域純正流派藝術,到晚期逐漸與衛藏地區流派相融合,它們如實成為各自時代屬性的標本,串聯起來就是古格地區佛教藝術發展的脈絡和依據。可以說,這些龐雜的古格擦擦作品是古格前后近700年的歷史近程中了不起的、不朽的歷史遺珍。 

  隨著現代藏學在藝術領域研究的深入,擦擦圖像作為史料依據的重要性愈發凸顯,縱觀目前擦擦研究中為數不多的成果,《西藏古格擦擦藝術》的出版是藏學界對擦擦研究的一次個案總結。一條完整的古格擦擦發展線索就是一部完整的古格藝術史檔案,難得這批古格遺留物保存至今,它們的面世意味著對西藏藝術史的有益補充,尤其是藏西地區藝術發展史的直接印證。古格擦擦跨越著時空,使那些歷史上無數無名佛學家投入的熱情和凝結的智慧直接傳遞而來,讓后世者仍能感受到那個時代的文化溫度。 

  主編之一的李逸之,藝術家兼西藏藝術史學者,早年就讀于中國藝術研究院,參與過國內外重要藝術展,出版過多部作品,涉及藏學研究后曾多次撰文在《中國藏學》《中國西藏》等國家級刊物上發表。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他熱衷于深入西藏腹地做田野考察,主要采集和整理藏傳佛教美術資料,幾乎每年在阿里度過半年以上光陰,他對西藏藝術史研究興趣盎然,尤其古格藝術遺存對他來說是給自己設定的一個研究方向,他說,自己不能錯過這個時代。 

  在最初來到古格地區的九十年代,當地條件艱苦程度出人意料,在李逸之連續到此十年后才通了電。在古格浩瀚無邊的深山里,李逸之像一只螞蟻只能靠徒步去尋訪被歷史遺忘的數百年的寺院遺址,野外遭遇過狼,翻山摔傷過腿。有幾年住在托林寺時他總是錯覺如幻穿越了時空,仿佛親歷千年前那個僧侶如織、梵音空靈的年代,以至在尋訪到的藝術遺存面前,他常常感動莫名、思緒萬千……他想著要以古格藝術的著作向歷史上這塊土地無數無名的僧人表達自己的那份敬意。后來李逸之關于古格藝術研究的論文陸續參加國際性藏學研討會,2008年他向中國藏學研究中心西藏文化博物館無償捐贈了數百件古代擦擦和其它西藏文物,2016年在《西藏古格擦擦藝術》這本書中,李逸之提到此書是“謹獻給仁欽桑布、益希沃、阿底峽尊者以及曾在那片土地為信仰而奔波的人們!”。 

  《西藏古格擦擦藝術》除受到多方學者的關注外,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杰布也對此書提出有益建議,并欣然題詞“求真 向善 尋美”,既是對本書的肯定,也是對歷史上諸多古格藝術家的致敬。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