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国西藏网 > 杂志

小热登的故事

罗松格列 发布时间:2018-09-20 13:49:00来源: 《中国西藏》

 

  大概是在1993年,小热登把孤寡老人陈远达接回了家,?#36828;?#23376;之名抚养照顾。往后的二十几年里,很多记者问过小热登,你当时怎么想的?很多次表彰典礼上,主持人?#22303;斕家?#38382;过他,你为什么要照顾一个与你无亲无故的老人??#39038;?#21892;于?#28304;?#30340;小热登,这个时候总是稀里糊涂地表达不清楚,总是说不出能让媒体和大众满意的高大上的答案。不论是身为媒体人,?#25925;?#26222;通观众,我们都期待好人说出金句,我们需要“朴素而令人震撼” 的金句。曾经我也问过小热登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也是含糊不清,让人失望。

 
小热登为老人洗脚。 

  我反复和小热登深谈了1993年初次见到陈远达的往事,因为那是小热登传奇的起点,要讲好他的故事,必须弄清楚他的“原动力?#34180;?/p>

  1993年,小热登是道孚县广电线路维修员,“爱说话,走路快,扛着木梯上班。”入冬不久,大雪连下?#25945;歟?#21387;断了几条线路。阳光从大雪那里把天空抢回来的时候,小热登扛着木梯,爬上?#32769;攏?#20174;早忙到晚,但技术能力有限,没能修好一条线路。傍晚最冷的时候,小热登下班回家,在离家不远的地方,见到了陈远达,“冷惨了的样子。”也没多想,一句“阿爷,到我家喝茶?#20445;?#23601;把陈远达带回了家。

  陈远达老人本是重庆人,最初跟着伐木厂进入甘孜,“身板有劲,又肯出力?#20445;?#22836;几年过得不错。后来,年龄大了,又受伤几次,陈远达无力再上山,便在厂里干了收入微薄的闲工。再往后,进入了“保护森林的时代?#20445;?#20240;木厂倒闭,陈远达失业。一起到甘孜的同伴,都陆续回了老家,但陈远达选择了留在道孚县,给人看门、收点废品,勉强?#28909;鍘?/p>

  关于当年为什么留在道孚县?老家还有没?#26143;?#20154;?后来小热登与陈远达试着聊过几次,但老人总是支支吾吾。最终小热登也放弃了,“知道这些也没用,他不愿说我也不问了。”

  那天开始,老人便在小热登家里住下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一住就是19年,直到老人99岁去世。

  

  2013年,我扛着摄像机走进了小热登的家里,那时陈阿爷还在,但是身体状况很差,吃喝拉撒都需要小热登照顾。

  陈阿爷躺在阁楼的床上,房间很小,灯光也很昏暗。而阁楼之外的客厅和其它房间挺敞亮。当时我心里轻轻咯噔了一下,产生了“小热登不过如此”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我立刻纠正了自己的想法,我?#20146;?#26159;对模范给予太多的期望和要求。我这样一个给?#32321;?#20062;丐一块钱也要思考的人,有什么资格认为小热登“不过如此?#34180;?/p>

  采访陈阿爷比较费劲,失聪加上记忆力衰退,很难进行深入交流。

  “阿爷,你今年多大了?”我问。

  “我?#19981;?#30475;新闻联播。”陈远达摆弄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

  “阿爷,他是谁?”我提高了嗓门,指着小热登问。

  “热登。”陈远达看着小热登说,“没有他,?#20197;?#23601;死了。”

  陈远达的回答,很精彩,但?#20063;?#28385;意,我总觉得这是一句认真商量敲定、应对记者采访的台词,而不是真实想法。

  “这里住得舒服吗?”我继续问。

  “不舒服。”陈远达回答。我很高兴,这样聊下去,就能探到真实想法。

  “我管不住自己,”陈远达继续说,“大小便随时都来,住在这里好一些。热登让我搬过去,我可不愿意。大房子那边常来客人,影响大家。”

  对小热登的采访,其实要更难一些,他嘴碎,一个问题,他能天南海北地扯很远。他能说,但?#26434;?#33258;己做的事情缺乏总结和表达,这让播出时间有限的电视节目可不好办。

  反复几次之后,我们改变了采访策略,让小热登说细节,?#23186;?#35828;来总结。这让小热登也轻松了不少,之后的采访顺畅了很多。

  “到了晚上,最担心阿爷。老人呼吸?#24120;?#25105;看不出是睡着了?#25925;?#24590;么了。刚开始遇到那种情况,我就?#34892;?#38463;爷,可是那样老人就再也睡不着了,睁眼到天亮。”小热登的语速很快,“后来我找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轻轻放一张纸巾在胸口,就能看到呼吸了。”

  “阿爷到我家里好多年之后,?#20063;?#24847;识到要给老人祝寿,我们藏族人不在乎生日,我也忽略了。后来每年都办寿宴,阿爷可高兴了。”

  “要带阿爷每年洗三次温泉,他可开心了。有时候?#39038;@担?#27873;在水里不肯出来。”

  小热登有时也会想自己为什么要抚养陈阿爷,但是“每次想着想着,就把自己想高尚了。最后,我就不想了。”

  小热登很少考虑高大上的问题,他就是埋头干活,十年如一日,二十年如一日,然后抬头一看,自?#25788;?#20102;传奇。

    

  陈远达99岁那年,安详地离开了人世,我收到小热登的信息时,在一个小山村里拍片,无法赶到现场,就请道孚县电视台记录了那几天发生的事情。出殡那天,小热登抱着陈远达的遗像,表情肃穆,走在送葬?#28216;?#30340;最前面。

  
敬老院里的欢声笑语

  那个时候,小热登已经从孝老模范变成了敬老院?#25788;ぃ?#29031;顾着五十多名孤寡老人。小热登义务赡养陈远达的善举,感动了无数人,自己也被评选为了四川省孝善模范、甘孜好人、四川好人、中国好人。

  道孚县也对小热登的工作做出了调整,从广电线路维护员调任到县敬老院担任?#25788;ぁ?#21518;来有一次采访道孚县的领导,我用了大篇幅通过小热登的事情,赞扬了道孚县任人为才。

  小热登到敬老院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打扫卫生。他用了一周的时间,拿着?#28010;?#25226;敬老院所有房间的地板刷了一遍。他的举动,当时很多人觉得多余。但之后一年里,敬老院生病人数明显下降后,人们意识到小热登的高明。

  “老人生病,很大程度因为不讲卫生。地板干净到老人都不好意思随意吐痰了,病菌就少了。”接受采访时,小热登说。

  小热登获得孝善模范的称号,并不只是因为他的热情,而更多的是因为他能够耐心观察老人,并且善巧地帮助老人。

  陈远达去世后,小热登先是按照汉地?#20843;祝?#28903;纸、哭丧、挂遗像。“因为阿爷是汉族人,讲究孝子送终,我要做好这个孝子。?#27604;?#21518;小热登按照藏地?#20843;祝?#24565;经、打卦、点酥油灯。“阿爷很长时间都在高原上,这边四方神灵也在护着他。”

      

  巴珠奶奶到敬老院时,小热登请福寿大爷帮忙布置了房间。小热登当时没有想到,自己的无意?#25165;牛?#21364;成就了一段美丽的夕阳之恋。

  “那段时间,福寿好像年轻了好几岁,跑上跑下,洋溢着活力。”小热登回忆说。“巴珠也没有新人的不?#35270;Γ?#24456;快和所有人打成了一片。”

  半年之后,小热登发现,福寿大爷的房间冷冷清清,桌子上都是?#39029;盡?#24052;珠奶奶的房间总是拉着窗?#34180;?#32463;过几天观察,小热登在巴珠的房间外听见了福寿爷爷和巴珠奶奶的互诉衷肠。

  福寿大爷知道小热登发现了自己和巴珠的?#30331;?#21518;,很是紧张,甚至连着几天躲开了小热登。后来采访时福寿大爷说,我们都是孤寡老人,吃饭看病都是小热登操劳,?#19968;?#32972;着他谈恋爱,觉得自己像个麻烦鬼。

  巴珠奶奶比福寿爷爷要爽快很多,直接找到了小热登。

  “?#25788;ぃ?#25105;和福寿?#26434;?#24651;爱了。”巴珠说,“你看怎么办?”

  小热登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巴珠接着说,“要是敬老院能谈恋爱,你得给我们主持婚礼。要是不能谈恋爱,我们明天就搬出去。”

  2015年重阳节,小热登为福寿和巴珠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县里四大班子全来了,多个部门的领?#23478;?#26469;了,据?#30340;?#26159;道孚县排场最大的婚礼。

  婚礼上小热登代表敬老院?#19981;埃?#25105;已记不清他讲了什么,脑海中只有老人们一个一个互相搀扶、给小热登献哈达的画面。福寿爷爷和巴珠奶奶,坐在角落,流着眼泪,看着小热登?#36824;?#36798;包围。巴珠奶奶那一刻的眼神,足够穿越一切,直抵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福寿和巴珠,得到了几万元红包。婚礼后不久,两位老人到?#26412;?#25289;萨、上海转了一圈,那是他们的蜜月之旅。福寿说,“这趟之后,我们?#25442;?#23384;钱,因为我们开始在等待死亡的到来了。?#34180; ?#31119;寿大爷的故事,够写一本书。巴珠奶奶的故事,够拍一部电影。

  小热登说,这两位?#26434;?#19981;羁了一辈子,将来我给他们送终,也是我的福分。


小热登搀扶老人。

      

  我最后一?#38395;?#25668;小热登,是在2017年的10月份。道孚县敬老院搬到了新区,扩建为了道孚县福利?#28023;?#23567;热登是?#25788;ぁ?/p>

  几乎啥都没变,老人们?#25925;?#21998;太阳、转经、跳舞、听小热登的“卫生课?#34180;?/p>

  小热登老了许多,孤寡老人里已经有几个人?#20154;?#24180;轻。腰肌?#36864;?#30340;疼痛,?#39038;?#30340;脚步慢了许多。

  拍摄歇息当间,我问他,现在最担心啥?

  小热登拿出手机,里面有个小女孩的照片,也是福利院里的一员,双目失明。?#20843;?#25165;25岁啊,以后怎么办?”小热登说,“其他人肯定都会在我之前离开,这个小女孩还要活很多年,以后该怎么办啊?”

  小热登双目里流露出的担忧,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34987;頡?#20013;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26412;?#25991;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32943;?#20851;法律责任。

  • 博大奇趣的果洛山水文化

    所谓山水不仅仅是一隅山水,它往往指的是我们生活赖以存在的大环?#24120;?#34255;族文化中指一切外在于我们世界之二分法的“器世间?#34180;?a href='../../../cloud/xszqkk/zgxz/2018/05/201809/t20180919_6272168.html' target="_blank">[详细]
  • ?#36538;?#32599;布桑波的传说

    据说罗布桑波是藏族历史上的著名商人,在西藏很多地?#25945;?#21035;是商业重镇,总是流传着关于聪本罗布桑波的传说和故事。[详细]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