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西藏首批搬離高海拔地區牧民書寫遷徙傳奇

張京品 覺果 發布時間:2018-09-20 14:27:00來源: 《中國西藏》

  

6月17日,榮瑪鄉牧民仁增的妻子嘎瑪德措(右)與家人一起搬遷,已有身孕的她將在拉薩迎接寶寶的出生。覺果 攝

  近日,西藏實施首個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項目。那曲市尼瑪縣榮瑪鄉的牧民,跨越1000多公里,從平均海拔5000米的藏北高原,搬遷到海拔3800米的拉薩近郊,在雪域高原上演了一場“藏北牧民南遷”大戲,書寫了一段新的人類遷徙傳奇。

  遷出地:生命的禁區,動物的樂園

  西藏是全國唯一的省級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高海拔地區是西藏脫貧攻堅戰的難中之難、堅中之堅。高海拔地區能否順利脫貧,關系到西藏能否打贏脫貧攻堅戰,能否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西藏自治區扶貧辦副主任陸華東說:“高海拔地區自然環境惡劣,基礎設施相對欠缺,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相對落后,群眾生存困難,經濟發展難,脫貧難度很大。”

  2017年4月,西藏自治區脫貧攻堅指揮部通過《西藏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試點方案》,確定榮瑪鄉作為全區首個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試點。

  位于藏北高原的尼瑪縣榮瑪鄉,藏語意為“紅色峽谷”,下轄加玲加東村和藏曲村兩個行政村,牧業是當地的主要收入來源。這里距拉薩市約1200公里,共有262戶、1102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81戶323人。

  談及為何將榮瑪作為搬遷試點,西藏自治區林業廳副廳長宗嘎說,一是當地自然環境惡劣,高寒缺氧,災害頻發,公共服務發展條件欠缺,扶貧難度大,不適合人類生存;二是榮瑪鄉位于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屬于國家禁止開發區,生態極為脆弱,是藏羚羊、野牦牛等野生動物的樂園,生態保護任務繁重。

  記者在榮瑪鄉調研發現,全鄉風濕病、心臟病等高發,鮮有白發蒼蒼的老人,人均壽命不足60歲,拉薩幾毛錢一枚的雞蛋,榮瑪鄉賣2元一枚,全鄉沒有一家蔬菜店。鄉小學只有一至三年級,四至六年級需要到200多公里外的縣完全小學就讀。

  榮瑪鄉黨委書記加央邊久說:“由于遠離城市腹心地區,除鄉政府所在地外,大多地方沒有通訊信號,就醫不便,飲水困難,還曾發生過因路途遠病人在就醫途中去世的情況。”一位鄉干部開玩笑說:“這里應該是屬于野生動物的,不屬于人類。”

  牧民仁增家在榮瑪鄉加玲加東村一個放牧點。房前是波光粼粼的崗當湖,遠處的瑪依雪山倒映在湖中,讓仁增的土坯房顯得有些失色。一臺14寸的電視機,一臺電打酥油機,是家里僅有的電器。每天到附近的小河里打四次水,冬天結冰時,就得走到更遠的地方打水。打電話、發微信,需要騎摩托車30公里到鄉上。理發靠家人拿剪刀互相剪。

  對于49歲的仁增來說,告別這樣的生活,是他的夢想,但也是他曾經長期難以企及的夢想。

  去年6月,一份征求意見表送到了仁增家里:是否愿意搬遷到拉薩近郊。有了離開的機會,仁增有些欣喜。但欣喜過后,一家人產生了擔憂:羊群怎么辦?到拉薩生活怎么辦?

  因為這些疑慮,仁增沒有按下同意搬遷的手印。他說:“已經習慣了放牧生活,沒有什么技能,擔心到拉薩后沒了生活來源。”記者了解到,最初榮瑪鄉同意搬遷的家庭僅40余戶,200多戶沒有同意搬遷。自治區要求,此次搬遷不強制、不強迫,一律在群眾自愿的前提下開展。

  過了些時日,鄉干部又來到他家,講清楚了搬遷政策:政府幫忙蓋好房子,牲畜可以繼續放,孩子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老人可以享受更好的醫療保障。沒有了后顧之憂,仁增和全家人討論后,按下了同意搬遷的手印。

  加央邊久說,為了讓群眾明白搬遷的好處,鄉村干部輾轉深入每個家庭,有的家庭去了十幾次,最終實現群眾自愿搬遷率達到100%。

  千里行:行囊里有鄉愁,更有期待

  這場跨越上千公里的遠行,也是一場改變命運的遠行。雖然艱辛,卻令人神往。

  裝運行李的前一天,仁增專門回了趟家,拿起掛在墻上的鞭子。他給家人說,臨走前,再放一次羊。

  藍天白云下,落日余暉時,湖光山色間,仁增身著羊羔皮襖,頭戴狐貍皮帽,趕著羊群回家。他說:“牛羊是我們祖祖輩輩的生產資料和生活來源,和牛羊打了四十多年交道,要離開了,真有點不舍。”

  15日,是裝運行李的日子。8時許,天剛剛亮,在太陽的照耀下,加玲加東村前的伊布察嘎湖面上騰起朦朧的水汽,不時能看到藏羚羊、巖羊等野生動物到湖邊喝水。

  一棟土坯房前,牧民桑布和妻子達珍正在收拾打包行李。他們把棉布纏繞在洗衣機上,纏了一層一層。桑布說:“洗衣機是家里唯一的電器,得包裹好,免得路上顛壞了。”

  10時許,一輛輛大貨車停在路邊。儲物柜、床、糧食……裝完最后的卡墊,仁增擦了擦汗,消瘦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他說:“終于能離開這個地方了。”

  16日9時30分,榮瑪鄉一塊大壩子上,31輛大貨車整齊列隊,上百名群眾身著新衣,歡慶行李出發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


6月18日,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古榮鄉嘎沖村村民迎接來自藏北的新村民。 覺果 攝

  “脫貧光榮 團結一心 共奔小康”“熱愛新家園 融入新集體 開創新時代”“生態搬遷牧民樂開懷 勤勞致富道路更廣闊”……大貨車車身上,一條條漢藏雙語的紅色橫幅,寄托著榮瑪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隨著車隊緩緩駛出,人們揮舞起雙手,口中喊著“次仁、次仁(平安,平安)”,目送行李出發。

  而在200公里外的尼瑪縣完全小學,一場離別情正在上演,老師們為即將到拉薩上學的57名榮瑪籍學生系上潔白的哈達。仁增的兒子石秀歐珠在這里就讀四年級。他的班主任南卓說:“孩子們到拉薩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我為他們高興。”

  傍晚時分,一場小雨從天而降。雨過天晴,一道彩虹掛在加玲加東村前,11輛大巴駛入榮瑪鄉政府大院。仁增和人群在鄉干部的召喚下,確認各自明天將要乘坐的車輛編號。

  17日6時許,天還是一片漆黑,滿載著搬遷群眾的大巴車隊啟程前往拉薩。在大巴上,記者和仁增攀談起來。他伸出變形的手指說:“我有嚴重的痛風,鄉里、縣里都看不了,去拉薩看病又很困難。到了拉薩,看病就方便了。”

  仁增的妻子嘎瑪德措身懷六甲,已經到了預產期。尼瑪縣安排醫護車和醫護人員全程護送。即將再次當爸爸的仁增,顯得很高興。在此之前,因為自然環境惡劣,醫療條件落后,他先后有6個孩子夭折。仁增說:“拉薩的醫療條件好,相信這次孩子一定平安健康。”

  車隊行駛在藏北草原,經過色林錯和納木錯,宛如一幅幅美麗的油畫。離新家越來越近了,石秀歐珠有些興奮,期待即將到來的新生活。他說:“到了新家,我想看一看新家是什么樣子的,學校是什么樣子的。”


6月18日,藏北尼瑪縣榮瑪鄉群眾在遷往拉薩的途中。

  當天19時30分,搬遷群眾抵達班戈縣,他們在這里停留一晚,縣政府為他們提供了免費食宿。

  搬遷,給拆除草原上的網圍欄創造了條件。榮瑪鄉地處的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目前中國海拔最高、面積最大的自然保護區,面積達29.8萬平方公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是藏羚羊、野牦牛等野生動物的重要活動區域。

  尼瑪縣林業局森林公安局副局長德青倫珠說,過去,牧民為放牧需要,用鐵絲搭建起面積廣袤的網圍欄,給藏羚羊等野生動物的遷徙造成不便。野保員巡邏時曾發現,有的藏羚羊被網圍欄掛住而受傷甚至死亡。

  牧民搬走后,尼瑪縣林業部門人員用鉗子、鐵棒等工具,將1米多高的鐵絲網圍欄逐步拆除并收納裝車運走。德青倫珠說:“網圍欄拆除后,將給藏羚羊等野生動物騰出更大的活動空間,給野生動物創造更好的生存環境。”

  記者了解到,榮瑪鄉群眾全部遷出后,將逐步騰退國土面積467.79萬公頃,其中草場面積17.82萬公頃。當地政府將深入實施退牧還草、清退圍欄等工作。

  遷入地:新家園 新生活

  車隊翻越一道道山梁,穿過廣袤遼闊的草原,繞過一個個湛藍的湖泊。經過兩天的馳騁,6月18日15時30分,大巴和大貨車組成的車隊駛入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古榮鄉嘎沖村安置點。古榮鄉干部群眾跳起牦牛舞,端著青稞酒和象征五谷豐登的切瑪盒,向來自遠方的客人獻上潔白的哈達。

  一場跨越上千公里的遠行就此完成了。

  嘎沖村海拔約3800米,距拉薩市區27公里,毗鄰109國道,靠近堆龍德慶區工業園。這里環境宜人,交通便利,區位優勢明顯。記者在搬遷點看到,一棟棟藏式民居有序排列,村委會大樓上彩旗飄揚,五星紅旗迎風招展,“生態搬遷造福高海拔群眾 喬遷牧民衷心感謝共產黨”“熱烈歡迎尼瑪縣學生入住古榮鄉中心小學”等漢藏雙語橫幅高懸。

  據了解,嘎沖村安置點工程總投資2.26億元,建設內容包括住宅、幼兒園、村委會綜合樓等。

  隨后,加央邊久按照名單召喚村民領取“房票”。據介紹,根據家庭人數多少,每個家庭可分到80至180平方米大小不等的戶型。房子按人均6萬元標準建設,普通家庭每人僅需承擔10%,即6000元,貧困戶可免費入住。

  仁增分到的是一棟150平方米的樓房。領到新房鑰匙后,仁增帶著妻兒樓上樓下參觀,房間里傳出“咯咯咯”的笑聲。在廚房,他打開自來水,接了一把水在手上,按照藏族傳統習俗,用無名指蘸水往空中彈三下,以示敬天敬地祭眾神,然后一飲而盡,豎起了大拇指。他說:“在藏北老家沒辦法洗澡,到這里可以洗澡了。感謝黨的好政策,讓我們告別了高寒缺氧的惡劣環境,居住到海拔低、交通便利的地方。”

  據加央邊久介紹,榮瑪鄉將成立專業合作組織,遷出群眾以草場、牛羊等入股,由青壯年留守統一管理、統一經營,年底為群眾分紅,解決人走后牛羊怎么辦的問題。數據顯示,此次搬遷榮瑪鄉共有570人到拉薩新居,其他人暫時留守放牧。


6月14日,榮瑪鄉牧民仁增在搬遷前放羊。

  此次搬遷,仁增和妻子、兒子先搬到拉薩,女兒、女婿等人留下來放牧。仁增說:“這是個不錯的辦法,我們住到條件好的拉薩,牛羊也能繼續為我們提供收入。女兒女婿想到拉薩時,可以把牛羊交給合作社管理。”

  另據拉薩市副市長王國臣介紹,當地政府已經為搬遷群眾預留了500畝現代農牧業示范園區用地,同時已協調220個就業崗位,后期將努力保證一戶至少一人就業,幫助搬遷群眾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

  據了解,西藏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的原則是,集中規劃安置和集中建設管理,讓安置點向城鎮和生產資料富裕、基礎設施相對完善的地區、園區、景區、公路沿線靠近,讓遷出地的土地、草場、牲畜等資源成為搬遷戶的穩定收入來源,讓群眾“搬得出、穩得住、有事干、能致富”。“十三五”期間,西藏將采取跨市整體搬遷的方式,計劃搬遷群眾6910戶27880人,今年計劃搬遷2293戶9499人。

  西藏自治區林業廳副廳長宗嘎說:“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是貫徹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是建設美麗西藏、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的生動實踐,對于西藏打贏脫貧攻堅戰,與全國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會具有重要意義。”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