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中国西藏网 > 杂志

忆赵朴老与十世班禅大师的师友情

刘鹏 发布时间:2019-04-03 14:20:00来源: 《中国西藏》

  赵朴老与十世班禅大师关系十分亲密。赵朴老曾说,他和十世班禅大师的关系是“平生风义兼师友?#34180;?#36213;朴老初见十世班禅大师是在1951年。1951年4月27日,年仅16岁的十世班禅大师受邀?#24535;?#21327;助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的和谈工作,他积极贡?#23383;?#24935;和力量,在历史性时刻展现出了一代宗师爱国爱教的风采。协议签订不久,中央安排十世班禅到上海、杭州等地参访。6月6日上午,十世班禅一行由天津乘坐的专车徐徐抵达上海,上海各界人士600余人在华东军政委员会主席饶漱石、副主席曾山等带领下到车站迎接,十世班禅首次上海之行停留了5天,上海安排赵朴老陪同接待,这是赵朴老与十世班禅大师首次交集。据赵朴老回忆说,我?#34892;?#36127;责接待大师,安排了一次盛大的集会,让上海的佛教群众有机会参见。1953年5月30日,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十世班禅大师当选为名誉会长,赵朴老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由此两人互为师友将近半个世纪。

  共荷如来家业发心修建蓝毗尼中华寺 

  1956年11月,赵朴老参加在尼泊尔首都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佛教徒大会,赵朴老专程到尼泊尔佛陀出生地蓝毗尼朝圣,萌生了要在蓝毗尼修建一座中国?#26053;?#30340;想法。随后赵朴老赴印度参加纪念佛陀诞生2500年大会,在会上与十世班禅大师相聚十分欢喜。赵朴老提出了要在蓝毗尼修建一座中国?#26053;?#30340;想法,十世班禅大师深表赞同。1986年,十世班禅大师再次来到尼泊尔,出席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第十五届大会,期间大师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佛教界作出了在蓝毗尼建造一座中国佛教寺院的郑重?#20449;怠?#36213;朴老命名即将修建的?#26053;?#20026;“中华寺”,并挥毫题写了?#26053;?#22312;两位大德的共同发愿和努力下,中华寺的修建工作终于在1996年正式启动,1999年竣工。今天中华寺已经成为中尼友好的象征,也是赵朴老与十世班禅大师友谊的见证。

 
十世班禅大师与赵朴初  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供图

  历经劫难见真情。“文革”期间,赵朴老和十世班禅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经历过风雨,两人的感情更近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赵朴老见到十世班禅又多了一份敬意。赵朴老回忆说,将近二十年不见,我没想到大师的面貌变得那样的堂堂而丰满,身材那样出众的高大,汉语讲得那样的流利而条理井然,佛法和世间法那样的精通,足见他的才智过人和平时的勤奋精进。最令赵朴老?#32769;?#30340;是,“尽管经历了“文革”,十世班禅大师对党和国家的?#39029;?#19997;毫没有动摇,对佛教事业丝毫没有消极畏缩情绪,而是充满着信念和热忱。”1980年7月,赵朴老陪同十世班禅大师到承德视察时连作三首词,其中一首?#35835;?#27743;仙·楼阁庄?#31995;?#25351;现》赠予了十世班禅大师。 

  临江仙 

  承德须?#25351;?#23551;之庙,1780年清乾隆为六世班禅所建。1980年7月,全国政协同人来游,作此赠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副主席。 

  楼阁庄?#31995;?#25351;现,当年帝力雄心。?#20843;?#30334;族远来情。北招沙漠月,西接妙高云。 

  二百年间无限事,重来已隔三生。漫嗟虚殿冷龙鳞。众生齐大觉,日照万山明。 

  1980年12月,中国佛协召开第四届代表大会,此次大会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三大语系佛教界召开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十世班禅大师在大会?#29616;?#24320;幕词,赵朴老作了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的工作报告,大会选举十世班禅担任名誉会长,推选赵朴老担?#20301;?#38271;。此后他们经常一起主办佛事活动,开展调研、参加会议、接见外宾,?#26434;?#21313;世班禅大师的支?#37073;?#36213;朴老总是念念不忘。赵朴老曾说:十世班禅大师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名誉会长,他从来没有因为担任的是名誉职务而推卸责任。 凡遇到我们有事向他汇报,他无不细心听取,尽力协助。 至于西藏和所有藏族地区佛教工作,他更是不辞劳苦地亲?#21592;?#36208;。 

  赵朴老?#26434;?#21313;世班禅大师把爱国、爱党和爱教、爱民族完美地统一起来的品行十分赞赏。看着赵朴老为?#25351;?#23569;林寺、大相国寺着急,十世班禅大师?#24067;?#22312;心里。十世班禅大师在第五次佛代会上说,我和朴老要去一起去。赵朴老考虑到时机还不成熟,最终劝住了大师。赵朴老说,十世班禅大师有时?#20219;一?#30528;急,他对佛教事业无比?#39029;希?#20182;的热情象火炬一般照耀人心。 

  创办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上世纪八十年代,十世班禅大师赴西藏和四省藏区视察,开?#29399;?#20107;活动,与当地领导干部、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深入接触,发现一些藏传佛教界人士急于复建受损?#26053;恚?#27714;大求全,一些活佛不求上进,一些僧人法律意识淡薄,一些?#26053;?#25106;律?#27801;冢?#20998;裂势力不时捣乱等问题,引发了十世班禅大师对如何构建藏传佛教正常秩序的思考。十世班禅大师认为,培养爱国爱教高素质僧才是关键,在西藏、青海、甘肃等地开设佛学院的基础上,有必要在北京创办一所藏语系高级佛学院。 

  十世班禅找赵朴老商议,两人就开办佛学院的必要性、办学宗旨、办学地点、是否命名为高级佛学院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赵朴老回忆说,这个佛学院命名“高级”,并不是因为教学的内容高,而是因为学员的身份高。十世班禅认为,许多“转世活佛”?#26377;?#20415;受到群众礼拜恭敬,而缺少教育,既不利于教,也不利于国。所以加快培养爱国爱教的活佛,这是关系到祖国千秋大业的问题。我们不但要有物的万里长城,更重要的是建筑一座人心的万里长城,培养活佛,就是要通过他们引导信教群众爱国爱教,遵纪守法,发挥宗教界的力量。赵朴老对十世班禅大师高瞻远瞩,面向未来,为法乳流传,慧?#26420;?#29031;,发心兴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28023;?#20197;辅导全国各地藏语系佛教的青年僧才学习的大愿所感染,深表赞同。赵朴老说,这是负荷如来家业的一件大事,继承、发扬藏语系佛学的一个根?#25964;?#26045;。     

  随后他们联名向国务?#33655;?#35831;,倡议在首都北京西黄寺创办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申请着重陈述了创办高级佛学院的历史意义,两位大德认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成立,不仅是中国佛教界的一件大事,而且也是中国佛教史上的一个创举。将藏传佛教僧才组织在一起学习宗教、政治的广泛知识是?#20843;?#26410;有的,它是藏传佛教在培养高级宗教人才方面的一个历史性改革,藏传佛教的教育将由经院式教学改变为新式的课堂集体教学,具有深远的意义。他们的倡议得到了批准。1987年2月10日,十世班禅大师亲自牵头成立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筹建组。 

  1987年2月23日,中国佛协第五次代表会议在北京举行,赵朴老向大会作报告,专门向与会三百位代表通报创办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主要目的、任务和时间表。他说,班禅大师倡议在北京西黄寺开办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有重要意义,这个学院由大师指导,属中国佛教协会建立。它是藏语系佛教的高级学府,其任务以培养藏蒙转世大德为重点,并逐步发展为藏传佛教研究中心之一。要抓紧进行筹?#31119;?#21147;争在1987年年内招生。十世班禅大师在会上列举了藏传佛教在落实政策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和不良现象,强调了创办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必要性。他说,你们要修庙我是支持的,但要逐步进行,过去有多少个,现在就修多少个,这样影响不好。拿扎什伦布寺来说,过去殿堂很多,塔也很多,是600多年来逐步建设起来的,每一世班禅都修的有,如果600年的东西,要一下完全?#25351;矗?#26159;不现实的,也是不需要的。他强调,要注意我们藏族学术和文化的继承发展。现在二三十岁的一些活佛,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东西。?#34892;?#20154;有自爱之心,自学成才的也有,但绝大多数没有受?#25509;?#26377;的教育。因为是活佛,现在有?#35828;?#20301;,钱也多了,群众供养了他们很多财物,就不求上进了。对这些活佛首先要整顿思想,要使之懂得爱国爱教,熟悉党的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我下决心在今年内开办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有了人,事就好办……?#26053;?#35201;整顿,?#34892;?#23553;建的糟粕要去除。喇嘛也好和?#24184;?#22909;,不?#32454;?#30340;一个也不要。庙要做到像个庙,僧要做到像个僧。十世班禅大师的?#19981;?#25391;聋发聩,引发巨大反响。赵朴老总结说,大师?#19981;?#26159;爱国的声音,团结的声音,我虽不懂藏语,但听懂了他的心声。 

  1987年9月1日,古老的西黄寺法号声声,经幡飘扬,煨桑缭绕,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宣布成立,首届学员开学典礼隆重举行。十世班禅大师担任首任院长。在出席开学典礼的邓颖超、习仲勋、胡启立、田纪云、郝建秀等领导同志和来自西藏、 甘肃、 青海、 内蒙古等地的42名学员的共同见证下,十世班禅大师向赵朴老颁发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高级顾?#21183;?#20070;。 

  赵朴老接过聘书,内心非常高?#35828;?#35828;: “我为宗教政策的伟大光辉,祖国佛教的?#27704;们?#26223;而衷心鼓舞,欢喜无量?#34180;?#25105;相信,今后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班禅大师的亲自主持下,在党政领导的亲切关怀下,在中国佛教协会的支持下,通过全体工作人员的积极工作和教学双方的勤奋努力,一定能开出繁盛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25285;构?#32769;的藏传佛教发出耀眼的光辉,使伟大祖国的传统文化呈现夺目的异?#30465;薄?#20250;场响起热烈的?#31893;?o:p align="justify"> 

  悲叹日坠中天 

  正当中国佛教事业?#25351;?#21457;展的紧要时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禅大师因操劳过度,心脏病突发,在西藏?#24067;擰?#24471;知十世班禅大师突然?#24067;牛?#29369;如晴天霹雳,赵朴老悲叹日坠中天,心情十分沉重。当时赵朴老刚结束澳洲的访问,途经香港视察宝莲禅寺天坛大佛工程,?#24613;?#22238;国。据赵朴老回忆,当晚在一个宴会上,有人提到班禅大师逝世,由于好多天没有看到国内报纸,猛然听到这意料不到的消息,我不由得失落了筷子,再也不能进?#22303;恕?#31245;作镇定,赵朴老即致电中国佛教协会并转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班禅大师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唁电全文如下: 

  中国佛教协会并转全国人大常委会: 

  顷自澳洲回国过港视察天坛大佛工程,始悉班禅大师示寂。大师为国为教,尽瘁一生,日坠中天,曷胜震悼。请代向经师遗属致唁。 

  赵朴初于香港 

  1989年1月31日 

  2月2日下午,赵朴老从香港返回北京,参加由中国佛教协会主办的十世班禅大师示寂回向法会。2月3日,82岁的赵朴老坚持同200多名僧众一起为班禅大师诵经,祈愿班禅大师乘愿再来,早日转世。赵朴老号召:我们中国各民族佛教徒?#21152;?#24403;以班禅大师为典范,为祖国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为祖国的和平统一事业,为世界和平事?#21040;?#26234;尽忠,?#26053;?#31934;进,继承大师的遗志。3月19日,赵朴老还出席了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举行的第十世班禅大师示寂七七祭悼圆满日法会,并致词。 

  十世班禅大师?#24067;?#20043;后,赵朴老对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更多了一份牵?#25671;?#36523;为学院高级顾问,赵朴老对学院非常关心,只要时间、身体许?#26705;?#20182;都会参加开学典礼为学员们开示。特别是1990年3月底,在他的主张下,中国佛协召开藏传佛教座谈会,研究藏传佛教工作,赵朴老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重要?#19981;啊?997年9月2日,高级佛学院庆祝建院十周年,90岁高龄的赵朴老出席庆祝大会,回忆了他和十世班禅大师发起成立高级佛学院的情景,他鼓励学员们要学好各类文化知识,不但要懂得出世间法的知识,还要掌握世间法的各门知识。同时,他号召三大语系的佛教要相互加强学习、交流和理解,共同促进中国佛教事业的发展。 

  ?#36213;陸换裕?#27861;脉流传。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秉持两位大德的教诲,始?#21344;?#25345;高举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旗帜,30多年来共培养藏传佛教高级僧才1000余人,在?#24179;?#34255;传佛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发展的道路上续写着赵朴老和十世班禅大师的浓浓师友情。

(责编: 常邦丽)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23613;?#20219;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历史记录重庆时时彩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
<cite id="lzrbz"></cite>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th id="lzrbz"></th></del></progress>
<ins id="lzrbz"><i id="lzrbz"><th id="lzrbz"></th></i></ins>
<address id="lzrbz"></address>
<progress id="lzrbz"><del id="lzrbz"></del></progress>
<var id="lzrbz"></var>
<var id="lzrbz"><del id="lzrbz"><noframes id="lzrbz">